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第五学士

历尽沧桑事无常,俸禄五斗逼人狂。难时长恨不学道,却入世俗奔走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书法三要素 ──试论书法的评价标准二、波势  

2014-12-18 16:16:54|  分类: 书画理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、波势

    当古代文字发展到近代文字隶书的时候,书法的力度发生了一个质的变化:篆书(特别是小篆)匀称,力度均匀,笔力很少有起伏的变化,即便是秦简,虽然结体已有隶书的初形,但是线条还是匀称的。文字从均匀的线条变成点、横、竖、撇、捺的笔画,书写方式从匀称地“画”字发展到起伏地写字,文字从平面造型发展为立体造型。(见图4、5、6)
书法三要素之二——波势书法三要素之二——波势书法三要素之二——波势

   图4   大篆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5    秦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6   汉简

    汉代隶书,线条笔画化了,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力度的立体化,也就是说笔力除了平面地均匀用力之外,还需要上下起伏用力,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提、按;提是力的内敛,按是力的外拓。隶书的蚕头燕尾,一波三折,是提、按的典型特征,波势由此出现,随之草书、楷书、行书的出现,蚕头燕尾在文字结体中的消失,而变成之后的一种美化因素,纯抽象线条的书法艺术就形成了。
    波势是力度的延伸,虽然隶书的出现波磔就产生了(甚至在秦简、汉简中也有波磔),但是波势并非仅指波磔。波势主要是指书法结体、章法中的笔墨关系。提、按力度的有效控制与线条变化的有机结合,是书法从文字书写发展到书法创作的重要标志。这一点在古代书论中反复讲到。《书谱》:“真以点画为形质,使转为情性;草以使转为形质,点画为情性。”包世臣在《艺舟双楫?与吴熙载书》中有一段非常清楚的解说:“世人知真书之妙在使转,而不知草书之妙在点画,此草书所为不传也。大令草常一笔还转,如火筋画灭,不见起止。然精心探玩,其还转处悉具起伏顿挫,皆成点画之势。由其笔力精熟,故无垂不缩,无往不收,形质成而性情见,所谓画变起伏,点殊衄挫,导之泉注,顿之山安也。后人作草,心中之部分,既无定则,毫端之转换,又复卤莽,任笔为体,脚忙手乱,形质尚不具备,更何从说到性情乎!盖必点画寓使转之中,即性情发形质之内,望其体势,肆逸飘忽,几不复可辩识,而节节换笔,笔心皆行画中,与真书无异。”包世臣以王献之为例,对草书中“使转”,即笔画的运转(笔势),与“点画”,即笔画的节奏(力度)之间的关系,以及后人草书中所存在的问题作了深入的分析,句句切中时弊。
    在当下不少书家的行草书中:或是只见线条的流动,不见节奏的起伏,节奏在速度中被淹没;或是提、按节奏与笔画变化错位,造成书写线条的粗劣(轻重不匀、粗细不当等)。对提、按力度的控制,或是由于认知的欠缺而被忽略,或是由于水平的局限而无能为力。
对于“点画”(形质)与“使转”(情性)的把握,首先要从真书开始。真书“点画”的完成并不难,也就是通常说的会写字就行,但是要写成书法(艺术)就不容易了,就要看线条的质感(首先是力度)是否优良以及点画之间的变化(波势)是否和谐(美观)。所谓的“印印泥”、“ 锥画沙”、“折釵股”、“屋漏痕”都是生动而形象地说明书法线条的波势和力度相融合的美。丰坊在《书诀》中这样写道:“印印泥”:“指实臂悬,笔有全力,擫、衄、顿、挫,书必如木,则如印印泥;言方圆深厚而不轻浮也。”借喻用笔圆润而有立体感。“锥画沙”:“点必隐锋,波必三折,肘下生风,起止无迹,则如锥画沙:言劲利峻拔而不凝滞也。”指用笔劲利,点画深沉,不光而毛。“屋漏痕”:“无垂不缩,无往不收,则如屋漏痕:言不露圭角。”借指点画要力匀而藏锋,轨迹自然,不尚布置。“折釵股”:“水墨得所,血润骨坚,泯规矩于方圆,遁钩绳于曲直,则如折釵股:言严重浑厚而不必蛇蚓之态也。”指线条盘纡曲折而浑厚有力。
    我们看当代书家连家生、童衍方的隶书作品(图7、8),提、按清晰,笔画稳健,图7虽然线条粗细变化不大,但是笔画的内敛、外拓的力度运用得恰到好处,风格沉稳、含蓄;图8虽然线条粗细变化强烈,加之上宽下窄的结体,然而并没有失去重心,厚重挺健的燕尾起到了平衡的作用。笔力的稳健、合度、果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。
     书法三要素之二——波势  书法三要素之二——波势
     图7 连家生(澳门)《风采文章隶书轴》      图8 童衍方  《诸天大坠隶书轴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但是书法的力度并非到此为止,从技术的层面,力度只有延伸到波势,才算真正发挥了它的作用。这个过程只有经过文字的草书、行书阶段才能真正的完成。
我们欣赏如下几幅作品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书法三要素之二——波势     书法三要素之二——波势     书法三要素之二——波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原作)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上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下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9 宫双华  《杜甫诗草书轴》

    宫双华的草书是书界为数不多的能真正达到“草以使转为形质,点画为情性”水平的书家。他书写的这首杜甫诗《禹庙》(图9):“禹庙空山里,秋风落日斜。荒庭垂桔柚,古屋画龙蛇。云气嘘青壁,江声走白沙。早知乘四载,疏凿控三巴。”通篇是“如火筋画灭,不见起止。”上下呼应,左右顾盼,按照诗的节奏,前四句,每五个字形成引带关系,如开头“禹庙空山里”是一气呵成,最后的“裏”字稍作停顿,随后又是下句五个字“秋风落日斜”引带相连,之后两句同样如此。下面四句节奏发生变化,五、六句上下相连,七、八句停顿,最后一句“疏凿”相连后,最后“控三巴”三字独立,最后形成铿锵的节奏。这篇书作的最大特点就是将诗的韵律与书的节奏融为一体,这是其一。其二,虽然通篇“一笔还转,如火筋画灭,不见起止。”但是我们随意从中挑选出几个字,如“空”、“山”、“屋”、“沙”、“桔”等等,“然精心探玩,其还转处悉具起伏顿挫,皆成点画之势。”探其原因就是“由其笔力精熟,故无垂不缩,无往不收,形质成而性情见,所谓画变起伏,点殊衄挫,导之泉注,顿之山安也。”
    留有的遗憾是书轴长宽的比例失调,造成欣赏上的不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10   胡抗美   《徐元杰诗草书轴》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胡抗美是当下狂草书法创作颇有成就的一位书家,从《湖上》(图10)这幅作品就可见一斑。他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潜心研究米芾、王铎的行草帖,从而确立了米(芾)王(铎)风格。其草书深入二王,狂草风格尤为突出。这幅作品以大开大合的节奏来宣泄情感:一是诗的节奏的突破,如“花开”──“红树”──“乱莺”──“ 啼”,“ 草”、“上”(误写为“长”)、“平”、“湖”、“白”、“鹭”、“飞”“风”“日”、“晴”“和”───“人”、“意”“好”,“夕”“阳”、“箫”“鼓”、“几”“船”“归”;二是线条粗、细,方、圆的突显,如“花”、“树”、“草”、“长”、“胡”、“晴”、“箫”等;三是由于以上原因,必然形成字与字、行行之间在章法上黑白的突变。三“突”造成对视觉的冲击,有震撼力。留下的遗憾是:不经细看,错字如“上”写成“长”,草书失态,如“白”、“几”(笔画不到位)、“鹭”(上下结构松散,如同两个字)等。
        书法三要素之二——波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11       黄博铮   《李白诗草书斗方》
    黄博铮以瘦金体写狂草(图11),本身就是创举,因为线条细瘦,线条的表现力极为有限,提、按变化难度很大。而且李白的这首诗《禹庙》又有一定的长度,共40字:“渡远荆门外,来从楚国游。山随平野尽,江入大荒流。月下飞天镜,云生结海楼。仍怜故乡水,万里送行舟。”要驾驭这样的作品,没有相当的功力是难以实现的。然而黄渤铮却以娴熟的草书功底,以极为流畅、清晰的线条,把握住了大小、浓淡、虚实、提按、引带等众多的变化关系,创作出了一幅极具观赏力的好作品。但是这种瘦金体(特别是运用在狂草中),天生带来的柔弱性是很难从根本上改变的。
    波势是书法线条、结体、章法美的重要因素,是文字与书法的主要区别所在,是书法美与不美的衡量尺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